罕见病患者、大学生村官姚银渊身陷困境

0 minutes, 0 seconds Read

32岁大学生村官姚银渊,患上罕见“肝豆”,肝移植成了唯一选择。面对40-60万元的肝移植费用,这个并不宽裕的家庭东拼西凑,尚有至少10万元的缺口

“在平凡的岗位上为百姓做实事,足矣!”这是浙江海宁市盐官镇郭溪社区党支部副书记姚银渊在“学习贯彻习总书给张广秀复信精神座谈会”上的感慨。 2014年7月,这位在大学生村官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了9个年头,即将跨入32周岁的大学生村官被告知患了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肝豆状核变性,学名“威尔逊症”。

“医生说,肝豆状核变性得病率可能只有几十万分之一,多半是基因引起,只有换肝一条路。”姚银渊现在说起这个病已经显得平静了很多,这个病最明显的症状就是铜代谢障碍,表现为面色发黑,还有就是肝腹水、脚水肿,发病进程非常凶急。目前,姚银渊已经到了中晚期,随时有腹腔大出血和肝衰竭的危险。

姚银渊,这位在领导和同事眼里性格乐观向上,工作认真负责;在居民眼里活泼幽默,态度和蔼可亲的胖小子,被一纸无情的病情诊断书击碎了所有的梦想。医院明确表示这类移植手术费用最低也要40至50万元,手术前必须先缴纳40万的预付款。这笔巨额医疗费对于一个普通家庭着实难以承受,更何况姚银渊的家庭并不宽裕。姚银渊的父亲这几年一直靠驾驶三轮农用摩托车替人拉货谋生,母亲就在离家不远的现代五金喷塑车间做工人,妻子也只是斜桥镇中心卫生院化验室的一名检验员。一家人的收入维持日常开支问题不大,但一下要拿出这么多钱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“老公还那么年轻,我们去年2月才刚刚结婚。”说到这里,姚银渊的妻子失声痛哭。姚银渊一家为了缴纳医院40万手术预付款,几乎借遍了所有的亲戚,可离预付款的金额缺口还缺10万元。“为了结婚,我们至今还有8万元的外债没有还上。”姚银渊说,“其实我们在亲戚朋友面前已经很难为情了,旧债没还,又去借新债,但真的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为了节省开支,目前姚银渊只能选择在家休养,不敢住院,虽然这样会增加风险但也实属无奈之举。这个月医院通知他,换肝名额已经排到,一旦有了肝源就可以优先安排手术,但前提是必须缴齐预付款。万般无助下,与姚银渊一起奋斗过的海宁市大学生村官们与本网取得联系,希望有好心人能伸出关爱之手,帮助这位正在饱受病痛折磨的年轻村官渡过难关。本报微博@大学生村官报编辑部及时发出了姚银渊需要帮助的消息。网友纷纷向姚银渊送来鼓励和祝福:

@郭店嘉晨家私商城:我是一个外地人,来自贵州,就暂住在姚银渊工作的郭溪社区。看到这则消息感触很深,好年轻的一个小伙子,好上进的一位村官怎么可以因为几万元的救命钱而错过机会!行动起来!我们一起帮帮他,点滴爱心,汇成爱的河流,托举生命之舟。

2.户名:海宁市盐官镇郭溪社区管理委员会,账号:,开户银行:海宁市农商银行盐官支行,款项来源请备注姚银渊救助款

Similar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